抖音号&&头条号
抖音扫码 关注头条
资讯首页 楼盘动态 新房资讯 本地楼市 租房资讯 楼市焦点 活动预告 教你买房 行情播报 政策法规 二手资讯 商业动态 人物专访 国内楼市 优惠活动 看房日记 工程进度

又一消金机构入场 房抵贷生意好做吗

2021-03-09 来源:北京商报 点击 评论

曾在场景分期屡屡失控的晋商消费金融,正在试水房屋二次抵押贷款产品。据介绍,该产品类型为一般消费贷款,贷款年利率为10%-24%,贷款额度在1万-20万元之间,贷款期限12个月。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除了晋商消费金融外,目前,有不少消费金融公司在大推房抵贷产品。在分析人士看来,消金机构纷纷布局房抵贷业务,主要是为了丰富产品线,以此带动消金业务的整体发展,此外,房屋二次抵押贷款模式风控方式比较传统且有效;不过,房抵贷业务难以全部线上化,在人力等方面成本较高,且贷后资金流向追踪仍是难题。

最高贷款额不超20万元

近两日,关于晋商消费金融“杀入”房抵贷的消息引发市场关注,3月8日,北京商报记者就此向晋商消费金融工作人员求证,后者回应称,目前该公司确实已推出房抵贷产品,要求贷款人在22-60周岁,房龄在35年以内,最高贷款额不超过20万元,还款方式为先息后本或等额本息。不过,目前该产品受理范围只限于山西。

在产品宣传上,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目前,晋商消费金融官网暂未大幅介绍相关产品。不过,北京商报记者查看2021年2月底晋商消费金融更新的晋情贷产品价目表,其中提到了晋情贷(房抵类),该产品类型为一般消费贷款,贷款年利率为10%-24%,提前还款需收取1%手续费,贷款额度在1万-20万元之间,贷款期限为12个月。

从晋情贷产品价目表更新情况来看,晋商消费金融早在2020年便在房抵贷市场布局,只不过在宣传、推广上并未“用力”。针对房抵贷业务开展情况及背后考虑等多个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晋商消费金融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后者的回应。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房屋二次抵押贷款模式比较重,但风控方式比较传统且有效,贷款金额相比一般消费贷款大,晋商消费金融在山西开展此类业务,有可能本身已有线下团队,也可能是与第三方进行合作。

在于百程看来,晋商消费金融此前就在场景金融上吃过亏,此次布局房抵贷业务,反映出在目前竞争态势下业务方向上的变化,在一些特定市场回归传统的抵押风控方式。

丰富产品线

众所周知,消费金融公司作为持牌金融机构,其定位主要是向借款人发放的以消费(不包括购买房屋和汽车)为目的的贷款。近几年,消费金融公司的贷款业务创新方向主要是线上和场景相关类消费贷款,但随着行业规模增速的放缓,业务竞争更加激烈,场景金融的相关风险暴露。

晋商消费金融近年来就在场景分期上屡屡失算,仅2018年间,晋商消费金融就曾三次踩雷“租金贷”业务,一次踩雷汽车分期业务。此外,在医美、教育等场景上,也有不少消金机构遇到过骗贷、不当营销等事件,这也对作为资金方的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在场景风控和审核方面提出了更高要求。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除了晋商消费金融,也有中银消费金融、锦程消费金融等消金机构在尝试房抵贷业务。其中,中银消费新易贷-乐享贷就是一款专为个人消费者推出的抵押消费贷款,可接受无抵押的房产、申请地商业银行为第一抵押权人的房产以及以申请地商业银行和住房置业担保公司共同为第一抵押权人的房产,最高贷款额度同样为20万元。

此外,锦程消费金融产品介绍页面同样大推抵押贷,宣称可接受“全款房抵押,按揭房再抵押,抵押房二次抵押,年化利率最低12.5%”。

消费金融专家苏筱芮表示,消金机构纷纷布局房抵贷业务,一是为了丰富产品线,以此带动消金业务的整体发展;二是房产抵押类业务相较传统信贷业务风险更低,更受机构青睐;三是房抵业务模式成熟,不像传统线下消金业务还面临场景方的风险。

资金流向追踪难

不得不说,目前各大机构在细分场景的竞争愈演愈烈,但定位小额分散的消费金融公司,谋局大额房抵贷业务,真是一门好生意吗?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消金机构布局房抵贷,尽管规避了场景方风险,但贷后资金流向追踪仍是难题。此前就有消费金融机构因贷后管理不到位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从而被监管处罚;此外,也不乏有借款人从消费金融公司处获得个人消费贷款,但房抵贷资金实际用于归还高利贷,或被用于投资房地产业务。

苏筱芮认为,目前房抵贷业务难以全部线上化,在人力成本等方面较高,如果出现风险事件,后期变现处置的周期流程较长。消金机构在布局房抵贷业务时,应关注后续资金流向的监测,避免被挪用于炒房、炒股等。

“基于消费金融公司的业务定位,房屋二次抵押贷款产品,只是风控方式与房屋有关,贷款依然需要流向消费,不能流向购房、公司经营生意周转、炒股等。”于百程同样称,大额贷款的资金流向往往难以监测,过往也有过消金公司发放的大额贷款业务资金流向违规案例。因此,对于消费金融机构来说,后续在房抵贷展业上,或将面临较大的合规性风险;其次,二抵本身在出现债务纠纷时,其受偿顺序低于第一抵押债权人,如果第一抵押债权人未起诉时,二抵机构起诉也存在一定法律风险;此外,消金机构二抵业务,也面临其他金融机构的竞争。

北京商报记者 岳品瑜 刘四红


用微信扫一扫,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